• 2011-02-04

    [家教云平] ヒバピン10のお題 10 完结 - [家庭教师同人文]

    ヒバピン10のお題
    10 10年後

    这篇跟之前的狱春文《献给十代首领的新婚礼物》有关,或许有点番外的味道吧!但没看过也不影响此篇的阅读。

     
    题目来源:
    ヒバピンお題配布サイト  http://ennui.in/hibapintitle1819/

     

     

     

    10 10年後 / 10年后

     

     

    今天是泽田纲吉与笹川京子大婚的日子,也是狱寺隼人对三浦春求婚成功的日子。

    在地下小酒馆外,云雀恭弥被一平强行拉着来到两对“新人”面前,说是刚才在鸡尾酒会上一言不发地呆在墙角的云雀先生过于失礼,无论如何也得说声恭贺。
    云雀感到厌烦极了。最终还是只有一平带着红粉花飞羡慕不已的目光激动地说着,“一平真的真的非常感动……京子姐和小春姐都找到那么好的归宿,一定会很幸福的!”

    即使是站在背后的云雀恭弥也能从她跃跃而起的动作中感到她的兴奋与喜悦。他倒不是很懂别人的幸福对她来说有什么值得满足的,此时他只想快快离开这个六人群聚的地方。

    “谢谢你,一平。一平不是也有云雀前辈在吗,一平才是教人羡慕的啊。” 笹川京子回答。
    “对了,说起来,”三浦春想了想,“我记得一平小时候说过,要在25岁的时候当新娘的。”
    “……小、小春姐……不要说啦很不好意思……”
    一平捂住变得通红的脸颊扭扭捏捏的跟笹川京子、三浦春上演着三个女人一台戏,却未发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云雀恭弥看到泽田纲吉在三浦春话刚落音的那刻原本害羞尴尬地微笑着的脸忽然冒出一种略微吃惊的神色,有点无奈地把视线捎过他,在遇上他凌厉眼神的刹那又变得胆怯地低下头。
    ——看来这只草食动物也注意到些什么……
    云雀这样想。

    宴会最后的番外剧场结束过后,一平跟着云雀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四射的街道上迎着夜色走着。
    从刚才跟泽田先生他们分手开始,她就感觉到云雀有点奇怪,全身好像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危险气息,令她也不敢装作无知地挽过他的手臂,只懂一路跟着陪他一言不发。
    ——啊啊要是草壁先生也在那多好,可是草壁先生正要把喝得烂醉的迪诺先生和罗马里奥先生送回去云守大宅……

    一平鼓起勇气向前迈出两大步来到云雀一侧小心翼翼地问,“出什么事了吗云雀先生?脸色好像不太好的感觉?”应该不会是因为在群聚的地方呆太久而生气了吧?

    云雀顿时停下脚步转身俯视比她矮了一个头的一平,保持着以往的风平浪静淡淡地问了一句,“一平,你认为我们在10年后还能跟现在这样走在一起吗?”
    “……诶?”突如其来的疑问既留住了一平的脚步也停下了一平的思考,“什…什么意思?”
    “你想,10年前我们还是陌路人。而这10年我们之间变化那么大,难道你能保证10年后会毫无变化吗?”

    她不懂云雀想要跟她提示什么,眼睛睁得圆大把云雀的样子尽收瞳孔之下,有点混乱的思绪莫名地令她产生一种不安,她担忧起待会似乎要发生些什么事情。

    “云雀先生我不明白……虽然是这样但是我觉得就算是10年后发生什么事我还是会对云雀先生……不…”她双手合十握拳摇了摇头,“不是觉得而是绝对,我绝对还是对云雀先生……”

    好像有点语无伦次了。
    但她想无论如何她只要把心全部呈现给云雀的话问题总有解决的办法,以前经历的许许多多也是这么走来的,所以……
    可为什么此时云雀先生的表情并没有放松的感觉?

    “你能保证吗?口头说说的话谁都能做到……”
    “我可以发誓的!”
    “发誓还不是一种自我保证,这种东西根本没有信服力可言。难道就没有其它可靠的证明吗?”云雀双手翘在胸前用手指轻点着稍作思考,“例如……婚姻宣言…之类……”
    “啊、对!在神明面前发誓的话应该就……诶?”

    恍惚之间,一平察觉到些许端倪,在话语尚未完结之时便禁不住用一个表示强烈疑惑的语气词打断了思路。
    随即她看到仰视的那个看似慵懒的黑色短碎发男人嘴角间挂上一丝得利的笑容,配合上一句带着满意语调的“就这么说定了”,便昂首阔步地继续往前走去,留下得知被骗过后双唇微张、脉脉不得语的她。

    相隔两秒她才回过神来发现从刚才开始云雀就利用她的战战兢兢来套她话,引单纯笨拙的她落入他的小圈套当中。
    “……云、云雀先生!一平还不足16岁啊……”
    她冲着云雀的背后喊过去却不见那人回头应答,反而整个背影都显露出一种胜利的洋洋得意,她羞耻得撒腿就跟上去。

    她真的打算25岁才结婚?也就是说10年后?
    ……她很明显没考虑到,10年后的他已经35岁了。
    他可不愿意到35岁才能正式对外宣布她是只属于他一人的东西。

    10年后的话太迟了,现在、马上…就想要跟你立下永恒的誓言。

    “云雀先生!!”奔到他身旁的一平拉起他的手臂。
    她只是个中学生,结婚还是太早了啊。即使怎样确定非他不嫁,一下子提及结婚她可是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云雀先生你太霸道了……

    他饶有兴趣地望着她急得要命苦苦央求的表情,觉得好玩极了,嘴角钩起漂亮的弧度。

    “云雀先生你听我说……”她苦苦央求。

    他才不听呢。

     


    * 10年後のなら遅すぎ、いますぐ君と、永遠の誓いを… *

     

     

    —END—

    分享到: